欢迎您访问十三师政务网门户网站

wap|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首页>> 红星往事>> 正文
龙王庙 小营房 红星医院
来源:兵团第十三师   作者:史志办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8-06-09 00:38:14
    

——写于红星医院建院61周年之际

在哈密市区北郊,紧伴兰新铁路的一块地方,人们称其为“小营房”。这里没有繁华的商场店铺,也没有诱人的湖光山色,但却是哈密妇孺皆知,人们经常光顾的去处。因为这里有一所知名度很高的红星医院。几十年来,红星医院的医护人员以自己高尚的医德、精湛的医术,为千千万万各族人民驱散了病魔,挽回了生命,获得了健康,给人们留下了温馨的记忆。人们一旦有病,便会想到这里。

其实,早在清末民初的年代,人们把这里叫“龙王庙”。随着时光的流逝,岁月的烟尘已把这块昔日哈密风水宝地的美好景象淹没了。“龙王庙”这个地名也早被人们淡忘了。只有阵阵秋风吹来,拂动西河坝的万千绿柳婆娑起舞,飒飒作响,人们才隐隐感受到这里当年的“涛声依旧”。

龙王庙:长联冠华夏

红星医院后边,有一条被千万年流水冲刷而成的弧形长沟,哈密人叫“西河坝”。当年,这里百泉竞涌,水源充沛,古木葱茏、阴翳蔽日。大量的泉水在此汇聚成一个小湖,当地汉族人称其为“海子”,维吾尔族人叫它“苏巴什”。湖的东西两岸是高坡。人们依地势在坡上建起许多庙宇。逢年过节,哈密人都要在此聚会、烧香、敬神,还要唱大戏(秦腔),祈求神灵保佑,赐得一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香火最盛,人气最旺,每年必唱大戏数天的庙会,莫过于河坝西坡,至今红星医院后边的龙王庙庙会。每年农历四月初八,哈密各界仕农工商,男女老幼或骑马或乘车前来赶庙会。台上秦腔高亢激越,台下观众前拥后挤。商贩们也趁时沿湖设摊,京广杂货、土产干果、风味小吃、铁木农具任人选购品赏。许多远处的农民,每家除留一人看家护院外,其余老小都乘车而来。人们带上家中好吃的东西,饿了就在车上边吃边看。有的甚至在湖畔垒灶支锅做饭,也有的干脆夜间露宿湖边,第二天接着看戏。

那时的哈密,总人口不足4万,一个庙会竟有二、三千人在此聚集,可谓盛况空前了,辛勤劳碌的庄稼人,能在这风景优美、环境宜人的地方看大戏、会亲友,也算是一件赏心悦目、舒心酣畅的乐事了。

相传龙王庙是清朝光绪年间的哈密办事大臣明春所建。后来又建了戏台。有人又在戏台后面龙王庙内粉墙上写下了120字的长联。

青胜于蓝,后来居上的事世间常有。后来有人在120字长联的另一面粉墙上,写下了一副更长的对联,而且此联流传至今,竟成了哈密文化史的上一大亮点。

通晓中国楹联知识的人都知道,中国第一长联在昆明滇池的大观楼。其联闻名遐迩,久负盛名。

2005年5月,笔者游历昆明,在游览了昆明许多名胜古迹和大理的旖旎风光,将要离滇赴蜀前,特地前往昆明滇池,亲自目睹了大观楼胜景“天下第一长联”的气势。

大凡名胜古迹,都有文人骚客赋诗作词撰联。如黄鹤楼有崔颢的诗。岳阳楼有范仲淹的文,滕王阁有王勃的赋。物以文名,文以物胜,千古流传。因这些诗文的作者,不但文优而且人也出名。而大观楼长联,却出自一个地道的百姓——清朝乾隆年间布衣诗人孙髯之手。

孙翁虽名不见经传,但这副长联却写的清远沉郁,对仗工整。把此处人文轶事、山川环境、历史典故尽囊其中,让人叹为观止,由衷折服。他不愧为胸怀深远、博古通今的雄才。

真是山外有山,人上有人。谁知在塞外边城哈密的一座小庙中,竟然有人以非凡的气度、博大的胸襟、奇妙的文笔写下了比“天下第一长联”还长的真正的“华夏第一长联”。

为了使读者对两副长联作一比较,以鉴伯仲,笔者特将两副长联敬录于后:

昆明大观楼长联

上联: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看,东骧神骥,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高人韵士,何妨选胜登临。趁蟹屿螺洲,梳裹就风鬟雾鬓。更频天苇地,点缀些翠玉丹霞。莫辜负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

下联:

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虚,叹滚滚英雄安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伟烈丰功,费尽移山心力,尽珠帘画栋,卷不尽暮雨朝云。便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落照。只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

哈密龙王庙长联

上联:

万余里边风奔来眼底,当披风岸帻,直从高处凭栏,看北辙南辕,忍令蹉跎岁月。纵天山雪寒透重衿,瀚海沙迷连大漠,长城窟防秋饮马,阳关柳赠别行人。碌碌忙忙,感慨系之矣!壮怀难自已,抚旌旗壁垒,犹列阵图。幸民物疮痍,尽成都聚。收拾起荷衣黎杖,莫辜负林泉画稿,金石吟笺,旅邸胡琴,野云游履。

下联:

二千年往事注到心头,坐贝阙珠宫,好约良朋酌酒,听晨钟暮鼓,敲变几许沧桑。想班定远投笔从戎,张博望乘槎泛斗,赵营平屯田上策,薛总管三箭奇功。轰轰烈烈,而今安在哉?长啸划然来,趁芦荻萧疏,昂藏骋步。任鸢鱼飞跃,俯仰忘机。把那些傀儡葛藤,都付与五夜霜砧,数声樵唱,半湾流水,一脉荒烟。

哈密龙王庙长联计236字,比昆明大观楼长联多56字。虽然我在大观楼后边的长廊里看到许多今人撰写的长联,有400多字,500多字的,但那都是现代人东施效颦,狗尾续貂之作,无足挂齿。若按清代为“下限”,至今尚未发现有超过昆明大观楼长联的,所以哈密龙王庙长联,应当之无愧为“华夏第一长联”。

龙王庙长联的作者是谁?有人说是出自有岭南才子之称,曾任广东南海知县后获罪流放新疆的裴景福之手。裴景福确实流放新疆,也来过哈密,并留下不少诗文,但正式收录裴文的集子中均无此联,让人难下定论。但不管出自谁手,这副长联对仗工整,寓意贴切,感情炽热,气势不凡,曾传一时,也提高了龙王庙乃至哈密的知名度。

小营房:交通贯东西

物换星移,沧海桑田,弹指间,岁月已过去近百年。当年水源充沛,柳荫如盖的“苏巴什”已被兰新铁路、哈密市前进东路、光明路截为几段,水源几近枯竭。。。。。。要不是前几年哈密各族人民捐款800多万元,修了引南增水工程,将南山口的雪水潜引到此,才有了小营房一汪小池,才保住了西河坝万千古柳,才有了哈密人民公园的潺潺流水。否则,这里可能早就被房产开发商盖起千百幢高楼。开发商的腰包鼓了,哈密的绿色家园也就毁了。

光阴荏苒,往事如烟,昔日建于“苏巴什”两岸的玉皇阁、娘娘庙、关帝庙早被岁月的烟尘所掩埋,寿命最长的龙王庙,也于近几年拆除了。今天的哈密人,只知道这里叫“小营房”,“龙王庙”这个地名恐怕只留在那些耄耄老人的记忆中了。

小营房和大营房,都是上世纪三十年代进驻哈密的前苏联军队所建。因龙王庙的兵站比泉水地的红八团团部规模小,所以哈密人把泉水地的军营叫“大营房”,把龙王庙的兵站称“小营房”。

哈密是中国的领土,为什么会有苏联军队长期驻扎,并修建了两个营房呢?这其中有深远的历史原因和复杂的国际背景。

上世纪三十年代初,盛世才攫取了新疆边防督办的要职。就在盛世才倾力削平新疆各派反盛势力,立足未稳之时,1933年4月,“尕司令”马仲英从甘肃杀向新疆,矛头直指坐阵迪化(即乌鲁木齐)的盛世才政权。

马仲英年轻气盛,野心勃勃。他的军队几乎全是信仰穆斯林的马家军,英勇善战,十分凶残,所到之处大肆劫掠烧杀,极富破坏性。哈密回王府和天山庙,就是马仲英军队烧毁的。由于马仲英的军队战斗力很强,盛世才的省军屡战屡败,最后退守迪化。“尕司令”的马家军兵临城下,盛世才政权危如垒卵。危机时刻,他求救于苏联军队。对新疆早已觊觎已久的当时苏联领导人,正苦于找不到一个在新疆的代理人,盛世才的请求正中下怀,苏军立即答应出兵驰援迪化。在配有飞机、大炮、坦克的强大苏联军队面前,马仲英的军队的抵抗无异于以卵击石,很快被打得七零八落,这才保住了盛世才“土皇帝”的宝座(当时新疆政权并未被国民党政府行使完全管辖)。盛世才尝到了求助苏联人帮忙救驾的甜头,才有了后来红八团进驻哈密的事情。

在南京政府大员的斡旋下,盛世才承认了马仲英军队的合法存在,被编为国军36师,马仲英任师长。就在马仲英被送到苏联学习的一年间,苏联军队按盛世才的意图,将36师近5000人彻底消灭于南疆沙漠中。与此同时,苏联人又把“尕司令”送上飞机,在蓝天上翱翔中神秘的“蒸发”了。作乱多年,不可一世的马仲英及其追随者从此销声匿迹。感谢苏联人无意间为新疆人民和西北人民除了一大害。否则,新疆人民和西北人民要遭受多年的战乱之苦。

抗日战争爆发,盛世才背着南京政府,再次请求苏联出兵进驻新疆,斯大林很快答应盛世才的请求,派苏联红军俄罗斯骑兵第八团进驻新疆东大门——哈密。

红八团是一支装备精良,机械化程度很高的部队。除了步、骑、工兵外,还有一个坦克连,一个炮兵营,并配有军用飞机,全团有步兵680人,骑兵700人,工兵120人,摩托兵500人,炮兵562人,辎重兵125人,坦克兵若干,飞行员及空中射击手90人。全团兵力约3000人,加上维修、技术、文职人员、军事专家共约5000人左右。团长乌申科为少将军衔。‘红八团’在哈密城东北的泉水地,修建了占地400多亩的军营———就是哈密人老少皆知的‘大营房’

抗日战争爆发后,日本在早已切断苏联通往中国东北的交通之后,又封锁了中国海上交通。国民政府为了得到苏联援华抗日的战略物资,于1937年7月全线修通了甘(肃)新(疆)公路。至此,苏联汽车将援华物资经霍尔果斯、迪化、哈密源源不断运往口内抗日前线。哈密成了甘新公路上的重要驿站。苏联人又于1937年,在紧靠甘新公路的龙王庙附近建起了专供汽车维修、加油、供给的兵站。这便是后来哈密人叫的“小营房”。

早在三十年代初,哈密就有了飞机场(现在哈密北郊跑马场附近)。1933年9月,又成立了哈密至阿拉木图航空公司,开辟了中苏国际航线。到了抗日战争期间,这条航线运输繁忙,哈密飞机场每天都有大量的苏联运输机、战斗机起降。许多国内知名人士如沈雁冰(茅盾)、赵丹等都曾在哈密停留,还参加了哈密各族人民的抗日集会。哈密在全国的战略地位和声望也大大提升。

为了缩短苏联援华飞机的航程和防止途中的坠机事件发生,苏联空军人员在哈密飞机场建了飞机装配工厂。大量的轰炸机改成部件,由汽车运到哈密,再从小营房转运到飞机场装配后,飞往兰州、西安、武汉等抗日前线。那时哈密飞机场的苏联空军军事、技术人员多达500多人。

1941年,德国希特勒大举进攻苏联。1942年,苏联卫国战争形势严峻,在苏联自顾不暇、无力顾及盛世才政权和援华抗日的情况下,阴险狡诈、见风使舵的阴谋家、野心家盛世才,彻底撕掉了“反帝”、“亲苏”的假面具,完全投靠了国民党政府。他一方面大肆迫害在疆的中共、联共党员,一方面“请求”红八团和小营房的苏方人员回国。到1942年底,大营房被随后而来的国民党第十八混成旅进驻,小营房也成了国民党军队的兵站,继续承担着从口内到新疆汽车运输中继站的重任。

1949年“9.25’新疆和平解放,当年底,人民解放军六军十六师进驻哈密,师部设在大营房。小营坊又成为新疆军区后勤运输部的一个加油站、维修点。

解放前,特别是甘新公路未通新疆之前,新疆的物资供应主要靠苏联设在全疆各地的贸易公司供应。人们购物都习惯于“公斤”、“公尺”(米)。在这一点上,新疆人比口内人早几十年已有“国际接轨”了,口内人至今还沿用“市斤”、“市尺”。

新疆解放后,国家实行经济独立自主政策,新疆的物资供应由口内运来。那是新疆人口400多万,其中有军队和政府公职人员近20万。他们的生活用品、军事物资,还有部分粮食全靠汽车从口内运来,甘新公路上汽车络绎不绝、穿往如梭。这些车辆和人员,都要在小营房加油、维修、休整、补充。小营房的作用更加重要,也变得更加繁忙、热闹起来。

1954年兵团成立后,小营房又成了兵团机运处汽车二团的驻地(哈密人称为“汽二团”),随着兰新铁路通车新疆,汽二团的运输战线逐渐收缩西移。1960年10月,兵团机运处将汽二团驻地小营房的房产、林木、菜地作价16.4万元,整体移交给农五师。按照移交地图,小营房属地包括今哈密市融合路以东、建国北路以西、兰新铁路以南、哈密市教育局、博爱医院以北的地方。旋即,农五师将原在大营房的红星医院迁至小营房。

红星医院由大营房迁至小营房,是一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

当时在大营房的红星医院,充其量不过是一所农五师内部医院,房舍简陋、条件差,业务量不大,难有发展。迁至小营房,真正实现了为哈密各族人民服务,面向全社会经营的巨大转变。当时哈密医疗水平、条件还很差,各族人民缺医少药,有病难治是不争的事实。红星医院凭借自己在长期战斗中锻炼出来的一支医术高明、作风严谨、服务热情的医疗队伍,为各族人民提供了优质的医疗服务,许多大病、急病、难病、创伤都得到了及时、有效的救治。红星医院人救死扶伤的白求恩精神,在哈密人民心中筑起了一座熠熠生辉的丰碑,红星医院这株长青树,也在小营房这片沃土上长得根深叶茂,显示出勃勃生机。

红星医院:美誉遍瓜乡

1945年10月,在陕北的人民军队教导一旅与教导二旅,合编为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教导旅(代号“红星”)原教导二旅野战医院即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第九分院和教导一旅休养所合并为教导旅野战医院。院址就在延安金盆湾马坊村,这便是红星医院的前身。

在解放战争中,红星医院人紧跟第一野战军,经历了解放战争炮火硝烟的洗礼,沐浴了进军大西北塞外风沙的磨炼。他们的足迹踏遍祖国半壁河山,他们为大西北的解放和新中国的诞生,为新疆的和平和建设做出了举世公认的不朽贡献,他们为挽救战友和各族人民的生命,献出了真诚、辛劳、鲜血甚至宝贵的生命。

61年来,红星医院在上级领导的关怀下,在13任院长、10任党委书记的带领下,把红星医院这根“接力棒”一代一代的传承下来,并实现了三大根本意义上的转变——

第一是实现了由革命圣地延安向边城哈密的千里大转移,实现了医疗条件的大飞跃。

当时的教导旅野战医院,条件极其简陋。病房是老百姓的土屋、窑洞,医疗器械就是些救急包、手术刀、行军床、马灯,用煮饭用的铁锅为器械,棉纱煮沸消毒。医护人员也都是粗通医术的战士。他们抬担架,背伤员,经历无数次浴血苦战,转战千里来到哈密。

今天的红星医院,已发展成为一所拥有400多名医护人员,其中中高级职称技术骨干占一半,有四幢高楼,360张床位,近20个科室,拥有许多从美国、德国、日本、瑞士等国购置的,处于当今世界领先水平的检测、医疗设备,医院总资产近亿元的中型综合医院。

第二是实现了服务对象转换。

当年的野战医院,实际上就是随部队行军打仗、居无定所的战地救护队,服务对象是在枪林弹雨中出入生死,冲锋临阵的战士。医护人员在战场上抢救伤员的同时,自己也付出了鲜血和生命。红星医院的第一任院长王仲斌同志,就是在解放战争中,献出了年仅26岁的宝贵生命、今天健在的红星医院老领导朱乐国、赵歩鸿、薛丽生、刘义林等,就是当年在战场上抬担架、救伤员、背药包走过来的。

今天红星医院的服务对象是包括农十三师8万人在内的哈密区域54万各族人民。医院每天接诊数以万计的患者。甚至远在乌鲁木齐、吐鲁番、甘肃河西走廊慕名而来求医者也不乏其人。红星医院人本着以病人为中心的服务宗旨,不管是领导干部,还是普通群众,不管是哈密市民,还是外地民工,他们都一视同仁,悉心救治。特别是多年来哈密发生的多起重大伤亡事故的抢救任务,总是光荣的落在红星医院的肩上。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奔赴现场,以最负责任的救治减少伤员的痛苦和死亡,出色的完成了地委、行署交给他们的光荣任务。红星医院实际上已承担了“哈密抢险救护队”的光荣使命。红星医院在出色完成多起救护任务的同时,也承付了近200万元的民工医药费用。

在2003年春天那场全国抗击“非典”的严峻斗争中,红星医院发扬当年人民军队服从命令、顾全大局、临危不惧、敢打必胜的战斗作风,全院上下紧急动员投入了这场特殊的战斗。他们在全疆“防非”第一线严阵以待,严防死守,没有让“非典”病魔逾越他们构筑的防线,确保了新疆1900万各族人民免受“非典”肆虐,出色的完成了任务,向党和人民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医院被国家卫生部授予“全国卫生系统抗击非典先进集体”称号。医生王秀香被中共中央组织部授予“全国优秀共产党员”殊荣。袁德安、赵建军被中共哈密地委评委哈密抗击非典斗争中的优秀共产党员。

第三是经历了和正在经历着医院经营机制由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营体制的转型。

过去的红星医院,经历了部队供给制和计划经济体制下的经营模式。行医不言利,经费靠国家。医疗不计成本,不讲核算。医院设备简陋,手段落后,发展缓慢。之所以还能赢得各族患者的信赖,靠的是老一代医护人员在战争年代培育出来的那种不为名利,甘于奉献的崇高品德和“对工作极端的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极端的热忱”的白求恩精神。所以至今人们对当年的毛庭芳、翟庭魁,对朱乐国、赵歩鸿、薛丽生、刘义林、罗守成、殷济宏、翟志立,对高文宽、黄圣学、牛光义、曹豫湘、颜凯茹、邓玉佩。。。。。。等老一代红星医院人记忆犹新,心存怀念,敬仰之情。是他(她)们在计划经济时代不图索取,无私奉献,才继承和发扬了红星医院的优良作风和光荣传统,是他(她)们用毕生的心血和精力,培育了红星医院这棵常青树,他们是有功之臣,他们是红星医院之魂。

改革开放开创了中国历史的新纪元,也使红星医院面临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和多种因素的严峻挑战。

经济的飞速发展,使哈密人口剧增。加之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自己健康和生命更加关注了,对医院的依存度增加了,医院门诊量、住院人员与日俱增;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为提高医疗水平展现了广阔前景;国家对人民健康事业的关注,对卫生事业的重视程度和支持力度大大增加,这都是医院迎来的机遇。但同时,人们对医院的医疗水平、医疗设备、医疗环境、服务质量的要求更高了,加之哈密区域医疗卫生事业迅猛发展,医疗行业的竞争也日趋激烈,真有逆水引舟、不进则退的压力和危机。

红星医院领导班子,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激烈竞争中,带领这个团队投身改革,奋力拼搏,迎难而上,很快调整了经营思维,服务理念,很快顺应了改革的潮流,赢得了患者,赢得了市场,赢得了发展,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当今世界的竞争,说到底是科技的竞争,人才的竞争。医院要在强手如林的竞争中稳操胜卷,不断发展,一靠领导者与时俱进的创新思维和以人为本的管理艺术,二靠一支德艺双馨,综合素质较高的骨干队伍,三是靠具有当今世界领先水平的医疗手段(设备)和温馨、舒适的医疗环境。

红星医院通过竞聘上岗,使一批年轻有为、德才兼备的医疗骨干脱颖而出,走上各科室的领导岗位,为医院注入了生机,充满了活力,医院的脑外科、普外科、五官科、妇产科、肿瘤科、骨科、心脏内科、超声科的治疗水平均处于哈密医疗行业的领先地位。医院开创的肝肿瘤切除术、断手断指再接术、三叉神经改良术、无痛人流术、面部多根神经吻合术、动脉注栓书、肝包虫内囊摘除术等高难医术的成功,不仅是红星医院的“杰作”,也是哈密医疗行业的“经典”。

医院通过岗位练兵,自学成才;邀请北京、上海等地专家、教授来院授课;选送技术骨干到内地进修、深造;不拘一格开门引进外地人才四个渠道,着力提升和打造自己的人才团队。一大批如袁德安、张忠民、张志峰、黄志发、刘道清、刘文标、谢昕、郭全功、郑忠宝、艾尔肯。阿皮孜、扎帕尔。玉素甫、付江平、阮俊刚、付文琴、管小江、宋国平、王国伟、于炳水、付立英、闫剑英、李渡江、滕大好、陈玉祖。。。。。等一大批学有专长、医术高超的技术队伍和赵兰英、刘国成、秦宏、朱凤玲、苏继峰等德才兼备、忠于职守的政工队伍,构建起医院富有生机全范围人才队伍主体。

高12层,建筑面积16000平方米的外科综合楼的建成,是医院领导站在世纪新起点,高瞻远瞩、雄才大略、呕心沥血的不朽之作和红星医院发展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它使医院的硬件设施和医疗条件、医疗环境迈上新的平台。

今天的红星医院,已成为集医疗、科研、教育、保健、康复为一体的综合性“二甲”医院。年门诊量达17万人次,年住院人数近万人,床位使用率100%以上,最高达到140%,患者满意率保持在95%以上。医院先后荣获“全国青年文明号”、“全国卫生系统行业作风建设先进集体”、“全国民族团结先进集体”、“全国卫生系统抗击非典先进集体”、“全国卫生系统先进集体”、“全国卫生系统纪检监察先进集体”等殊荣。

红星医院在顺应时代潮流,确立市场经济新体制、新机制的进程中取得了初步成效。但在中国完全建立市场经济新机制的过程是漫长的。尤其是当前中国人在医疗、教育、住房消费水平远远高于世界水平,老百姓已不堪重负叫苦不迭,把三大消费称为“新的三座大山”的情况下,国家要构建和谐社会,惠及平民,就必须对三大领域进行深层次的改革。所以红星医院将面临深刻的改革和严峻的挑战。相信红星医院在院党委的领导下,能够团结奋进,迎难而上,扬长避短,兴利除弊,趟过改革的“深水区”,达到胜利的彼岸。

纵观新中国成立以来涌现出的无数先进典型,有的如昙花一现或空中流星,转瞬间便凋谢、消失了;有的在相当一段时间后,也因种种原因而销声匿迹了。像红星医院这样红旗不倒、绿树常青、月月鲜花开不败、年年谱写新篇章、永远走在时代前列的先进典型实属凤毛麟角。“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红星医院这股“渠水”之所以永远川流不息,永远清澈如镜,是因为有不竭的“活水”注入。

“活水”之一是红星医院始终有一个既有求真务实、敬业奉献的精神,又有与时俱进、开拓创新思维的领导班子。他们能立足本院,放眼全国,敢为人先,赶超先进。不断追求最新的管理理念和经营思维,不断培养一支一流的人才团队,不断学习和引进最新的医疗技术成果和攀登更高的医学高峰,才使医院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活水”之二是红星医院的历任领导者,他们不仅是运筹帷幄、精明睿智的决策者、指挥者,也是医疗战线的行家里手、技术尖子。他们在担任领导、处理繁忙院务的同时,始终没有脱下白大褂,没有丢开听诊器、手术刀。他们在医术上都有自己的“杀手锏”和‘拿手绝活‘。他们出色的领导才能和超群的医术造诣,在全院上下奠定了坚实的领导基础和令人折服的人格魅力和公信力。

“活水”之三是红星医院人从战争年代用生命和鲜血培育出来的救死扶伤、“两个极端”的白求恩精神。几十年来,这种精神代代相传,发扬光大,成为一代又一代医护人员学习的楷模、行为的准则,成为形成高尚医德、精湛医术的思想基础和内在动力。

“活水”之四是红星医院从长期实践中形成的,并不断完善和发展着的一套完备的、科学的、人性化的管理机制和规章制度,大家用这个“尺度”来规范自己的行为,激发自己的潜能,奖惩分明,从善如流,确保这个“团队”有强大的生命力,严格的约束力和无限的创造力。

登上在当年龙王庙旧址建起的12层的红星医院外科综合大楼楼顶环视四野,哈密的城廊、市井、乡村、田野都历历在目,尽收眼底。真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之感。古人有“高处不胜寒”之语,隐含凡事物发展到一定高度,越向上攀登就越费力,难度也越大之意。回想红星医院61年的历程,就是一个不断发展、不断完善、不断攀登的历程。特别是近10多年来,医院的规模、装备、“团队”阵容、科技水平、服务范围、经营效益都有了无庸置疑的量的巨大扩张和质的本质性升华。

展望未来,红星医院人既满怀信心,也深感任重道远。作为红星医院过去、现在和将来的朋友和患者,在拙文即将收尾的时候,笔者斗胆向院领导提几句敬言:第一,时刻心存紧迫感、危机感,戒骄戒躁,决不懈怠,逆水行舟,奋力拼搏,敢为人先,永争上游;第二,严字当头,苦练内功,强化管理,勇创一流;第三,人才为本,科技领先,精益求精,永攀高峰;第四,高尚医德,传家之宝,代代相传,发扬光大,春风化雨,温暖病人,千方百计,惠及患者。

愿红星医院这株长青树根深叶茂、四季常青、春华秋实、硕果累累。

(摘自《哈密开发报》1329期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