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十三师政务网门户网站

wap|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首页>> 红星往事>> 正文
沧桑巨变淖毛湖
来源:兵团第十三师   作者:史志办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8-08-15 12:49:46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期,我离开了求知十年的母校,回到四川老家,在家乡生产队担任会计工作。1966年初春,党中央决定开发大西北,号召内地知识青年志愿支援大西北,建设边陲新疆。四月的天府之国,春光明媚,鸟语花香,我告别了亲人和养育我20多年的故土,踏上了西去边疆的列车。经过两天三夜的长途跋涉,途径陕西、甘肃到达了东疆第一城—哈密。

在哈密亲戚家稍作休整,我被分配到了伊吾县前山牧场工作,北方的春天和南方相比气候差异很大,简直是天壤之别。当时五月的前山牧场积雪还是很厚,人们还裹着厚厚的棉袄,少数民族同志还穿着皮大衣。当时年轻的我,看到这种场景、很想返回四川老家。就在徘徊不定之时,当时的前山牧场党委书记田平顺就给我们新来的同志做思想工作,给我们讲新疆的发展、单位的变化、青年人的前途,启发鼓励我们,作为我们年轻一代应该听从党的召唤,服从组织安排。经过反复思考,我还是决定留下来,为开发和建设新疆贡献力量。

1970年,伊吾县委决定开发淖毛湖,从前山牧场抽掉了一部分年轻、精干的职工到淖毛湖垦荒造田。当时正处于文革期间,淖毛湖地处边防一线,调去的同志都要通过清队(政治审查),第一批35人材料上报到伊吾县委审批,我也是这支队伍中的一员。

八月的淖毛湖酷暑难耐,连喘气都很困难,运送人员的车辆到达淖毛湖后,物资车辆却在半道上出了故障,同行的三十几个同志吃饭都成了困难。无奈之下,带队的领导孟广博便让我和陈二宝步行到驻地边防连求助,边防连指导员了解到了我们支边青年的“遭遇”,给了我们一袋面粉和一些蔬菜,勉强度过了一天的生活。运送生活物资的车辆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赶到淖毛湖,同志们这才安定下来,从此开始了开荒造田的艰难岁月。

通过秋天和一个冬季的艰苦作业,终于开垦出了700多亩荒地。第二年春季,新开垦的荒地全部种植了小麦、红花。由于是荒地,土质差、碱性大,700多亩土地才收获了三万斤小麦。于是带队领导决定拉沙改土,提高农作物产量。当时的交通工具是人力车、抬芭子,整个冬天,靠着人拉肩扛完成了拉沙改土的任务。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这一年,粮食产量从头年的3万多斤上升到7万多斤,产量翻了两番多。

1973年,伊吾县委决定:将东戈壁开荒队移交给淖毛湖农场管理。当时的淖毛湖农场生产条件太差,机耕面积少,农耕作业基本上是“二牛抬杠”,职工月工资是二十七元,职工们戏称“二七”农场,我们当时的月工资是五十四元,工资差别太大,都不愿意到农场工作,有很多同志都回了原单位,我当时心里很矛盾,农场党委书记吴元信找到我劝说我到农场工作,他对我说:“小伙子,你是唯一的高中毕业生,有文化,又是从事机务工作的,前途光明,留下来吧”!经过再三考虑,我决定留下来,为兵团建设事业出一把力。

当时的淖毛湖农场种植结构单一,只有小麦、玉米,没有经济作物,职工收入普遍较低,只能勉强维持生活。由于淖毛湖缺水,为了改变淖毛湖区域贫困的面貌,哈密地区领导决定开发地下水,于是由哈密地区水电局举办了一期钻井技术培训班,农场领导派我去参加学习。我十分珍惜这次外出培训的机会,三个多月的培训结束时,我以优异的成绩结业后回到了原单位。我们这一批学员学习回来后,伊吾县和淖毛湖农场各成立了一个打井队,由于我学习成绩优秀,加之又是为数不多的高中生,伊吾县水电局决定调我到伊吾工作,调令下到淖毛湖农场后,农场党委书记吴元信根本不同意我走,极力劝我留下来负责打井队工作,说实话,我也很想到伊吾工作,这是一个多么难得的机遇呀!在农场党委书记吴元信的多次劝说下,我放弃了伊吾水电局的工作,决定留下来为农场服务。

当时正处在寒冬季节,组建打井队工作很难开展,农场职工都不愿意干,通过农场领导给在场接受再教育的学生做思想工作,一支由知识青年组成的打井队成立了。农场党委派主管水利工作的胡全福同志负责打井队的全面工作,由我负责打井队的技术和后勤保障工作。打井队实行一天二十四小时三班倒昼夜不停工作,特别是夜班,冻得连手都伸不开,就连油箱都冻住了,为了不影响打井作业,我们就在油箱下面用炭火加热,保持油温,使机器能够正常运转。打井队的同志们为了改变农场缺水的命运,与天斗、与地斗,克服种种困难,从冬季11月份一直到第二年春天,一共打出了七眼机井,极大地缓解了农作物缺水的现状,为农场农业生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八十年代初的淖毛湖农场,由于种植结构单一,没有经济作物,职工们只能解决温饱问题。为了改变农场贫穷落后的面貌,哈管局从红星二场调来一个对农业很精通的熊玉照同志担任淖毛湖农场场长。熊玉照场长在全面调研了淖毛湖农场情况后,做出了农场种植棉花的大胆决定,又从红星二场调来一批技术过硬的农机作业人员,投入到棉花播种的工作中。就在这一年,农场试种棉花获得成功,职工们从种植棉花中获得了很好的经济效益,我当年承包了40亩地的棉花,纯收入一万多元,成了农场为数不多的“万元户”。经过几年棉花种植,职工收入逐年增加,这充分说明农场的经济在逐年好转。

90年代初,淖毛湖农场开始种植经济效益高的作物哈密瓜。提起淖毛湖农场种瓜的事儿,还得将记忆的“年轮”前移到19年前。1994年淖毛湖农场职工开始种植哈密瓜,从几千亩发展到现在的2万亩,单产从几百公斤到三吨,年产量从几千吨到5万多吨;从“没名没姓”到2010年注册“天山娇”商标。1998年,淖毛湖农场哈密瓜种植实施了膜下滴灌生产,到目前已经完成了2万亩,节水95%以上,具有节水防病、降低劳动强度、提高品质和商品率等效应。20029月,淖毛湖农场生产的哈密瓜取得了国家农业部“绿色食品”体系认证证书;同年10月,团场的哈密瓜荣获中国绿色食品2002年福州博览会畅销产品奖,2004年团场的哈密瓜完成了有机食品转换期;2005年在有机食品认证会上,获准挂牌;2005年,团场2000亩哈密瓜获得国家有机食品认证;201010月团场2.2万亩哈密瓜获得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认证。同年团场生产的“8501”系列有机精品哈密瓜荣获第八届农交会金奖,同时荣膺上海世博会新疆馆指定礼品。20099月,淖毛湖农场生产的极品“8601”品种的有机哈密瓜经新疆出入境检验疫局检测,各种指标均符合出口标准,350吨有机哈密瓜远销到俄罗斯。2010年至2012年淖毛湖农场生产的“天山娇”牌晚熟有机哈密瓜连续三届荣获中国国际农交会金奖。

要说淖毛湖农场经济发生巨变还得从2011年说起。面对团场人口少、耕地少、底子薄的状况,淖毛湖农场党委紧紧抓住中央给予新疆经济发展的各项差别化政策和大建设、大开放、大发展的历史性机遇,坚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不断解放思想,创新发展思路,寻找突破口和新的经济增长点,力求发展思路更加切合淖毛湖农场发展实际。坚持以大集团、大企业建设为主抓手,坚持围绕煤化工及其他相关产业招大商、强商。现如今还是这片土地、还是这方百姓,还是这个驻守在中蒙边陲的小团场甩掉了没有工业这顶帽子,翻开了农场工业“井喷式”发展的新篇章。

在发展工业上,淖毛湖农场按照十三师党委提出的“给环境、给政策、给基地、给服务和慎参股、不担保、以租代售”的发展原则和“卖水、租地、收费、分税、服务”的方式进行经营管理,充分利用淖毛湖区域煤炭资源丰富等优势,坚持工业经济在发展中的主导地位,突出抓建成企业的达产达效,确保正常生产,不断提高质量效益。组建了500万吨煤化工、建材、农产品加工三大工业体系; 2012年淖毛湖农场生产总值达到了2亿多元,这些成绩的取得,饱含了农场广大职工群众辛勤的付出。

近两年,淖毛湖农场党委十分关注民生,不断加大民生方面的投入,很多职工都搬进了宽敞明亮的新居,告别了以前低矮的土块房,广大职工感谢党的政策好,农场党委领导有方。我是一名退休职工,也充分享受到了改革发展的成果,退休人员工资连续十年上涨,从刚退休的几百元涨到现在的2000多元。2013年春节,农场党委发扬尊老、敬老、爱老、护老的光荣传统,给我们每个退休职工送来了500元的慰问金、慰问信和春联,我们退休职工深感党的温暖和农场党委的关怀。我虽然退休了,但我一直关注农场各项事业的发展,教育好子女为农场的建设多做贡献。

忆过去、看今朝、展未来,兵团事业前程似锦,农场发展昂首阔步,相信在兵师团党委的坚强领导下,淖毛湖农场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作者:杨兴富   本文摘自师党委老干局编辑出版的《难忘军垦岁月》一书)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