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十三师政务网门户网站

wap|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首页>> 红星文艺>> 正文
生死时速(张招勤)
来源:兵团第十三师   作者:文联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8-06-08 16:20:40
          我们在岔路口等候救护车返回,可是,迟迟不见救护车返回影子。救护车什么时候才能来呢?如果……真的不敢往下想了。
      王智秀被卷入镇压器下,应该是1976年春天的一个周末。那天中午,周翠兰告诉我说,智秀在地里被拖拉机压伤了,已经安排了救护车来接。一听智秀被拖拉机从身上压过去了,心立马被揪的紧紧的。智秀的伤势怎样?她人还清醒吗?她能挺得住吗?自己又想知道又怕知道,三步并作两步,一路小跑到了卫生队。
      当我看到智秀时,她脸色苍白,强忍疼痛,极其痛苦地躺在担架上。救护车很快来了,我们一起把智秀抬上了救护车。 那时的公路都是“搓板路”,救护车一路跑一路颠,智秀不时发出阵阵痛苦的呻吟。为了分散智秀的的痛苦,我们在车上天南海北的胡扯着。当救护车开到去红星一场方向的叉路口时,司机说,他还要到984部队去接一个产妇,问我们是否愿意前往。要么就在路口下车,等拉上产妇后再来路口接智秀。我们既不甘心在野外戈壁滩上等着,又不忍心让智秀受更多的颠簸之苦,只好把的目光投向智秀。智秀痛苦地摇了摇头说,我痛…… 我们只好把智秀从救护车上抬了下来,目送救护车消失在春天的暮色之中。
      太阳快要落山了,天也渐渐冷起来,大家的心情变的沉重起来了。这时曾经大着胆子在路边拦过车的我说,我们到路边去拦车把,或许能碰到好心的司机把我们带走呢。智秀犹豫地低声说,我这个样子,会有人愿意拉吗?这时我忽然看到了智荣脖子上的听诊器。于是说,没有别的办法了,我戴上它去试试吧,过往的车辆中总会有好心人看到听诊器、担架和病人时来帮我们的。 于是我们把智秀往路边移近了一段距离,我就站在路边招手拦车。
      在路边站了十分钟左右,就有一辆大轿子车停下来了。当司机听完我们的诉说后,车上下来了一群解放军,他们七手八脚很快就把智秀抬上了车。车上又有几个解放军主动把自己的座位让出来,把智秀和担架一起放在他们的座位上,一切安顿好后,大轿车直奔红星医院。 上车后我们才知道,这辆车是送空军部队的干部们回哈密度周末的军车。
到了红星医院后,解放军又帮我们把智秀从车上抬了下来。我们几个对帮忙的解放军千恩万谢后准备把智秀送病房时,才看到救护车司机惊恐万分气喘吁吁地赶到了……
  分享到:0